区政协
首 页
政协概况
政协会议
提案工作
调研视察
议政建言
委员风采
专委会工作
党建工作
 
 
关于建立健全区级“法制智库”体系助力南开区法治政府建设进程的建议

  赵天竺

  (在政协南开区第十四届委员会第五十四次主席会议上作了专题汇报)

  2016年4月以来,南开区有关部门正在根据市政府下发的《天津政府法制智库管理办法》建立健全区级“法制智库”,这一举措对南开区整体法制工作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一、目前南开区政府日常法制工作数量增多、任务加重,对“法制智库”人员需求量加大

  1、自2015年8月《行政诉讼法》修改后,行政诉讼立案条件放宽、可诉事项种类增加,导致各类行政诉讼案件井喷式激增。截至今年上半年,仅南开区政府及相关部门作为被告应诉的一、二审行政诉讼案件,就有近七十件之多。这些案件需要大量的擅长行政诉讼案件的律师介入庭审程序,以维护政府的合法权益。

  2、近两年,南开区政府为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,在多个领域开展了专项整制的重大活动,如乱收费专项整治、违法排污专项整治、医疗美容专项整治等等。在这些重大活动中,很多具体操作问题都需要大量专业律师介入政府行动,确保政府执法过程中不违法。

  3、随着经济运行的发展,以政府及相关部门为主体的经济合同日益增多,比如特许经营项目、PPP项目等。这些项目一般周期较长,法律关系复杂,需要大量专业律师严控合同条款,保障政府权益,并且还要长期监控项目运行。

  4、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,南开区在发展过程中产生诸多政府自制文件,而市政府在出台相关文件前,也通常会征询各区政府意见。这些市级和区级文件数量冗多,种类繁杂,同样需要大量律师日常参与审查论证。

  二、南开区在建立健全区级“法制智库”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

  1、南开区自2012年开始就采取了“政府购买法制”的方式引入律师参与政府法律顾问工作,期间已有部分律师介入服务。2016年市政府提出建立区级“法制智库”后,区政府相关部门也推荐了一部分律师和律所进入。但这部分人员的数量远远小于政府工作的实际需求量,无法切实有效的为政府全面解决法律难题。

  2、在已纳入区级“法制智库”的律师中,很大一部分是已经“功成名就”的大律师,他们日常的社会活动偏多,实际参与的案件也都是代理费较高的大案要案。由于分身无术,政府日常的合同、文件审查工作往往会由其他助理级律师代替完成,大大降低了法律顾问工作的专业性,也使得“法制智库”徒有其名,不得其实。

  3、所谓“术业有专攻”,已纳入区级“法制智库”的律师各自擅长的领域是不同的,而对于其陌生的法律领域可谓知之甚少。一旦政府部门征询到这一方面的问题时,律师不能够妥善的予以解答,白白浪费了政府的资源。

  4、“法制智库”的作用无法日常化、制度化,没有建立起系统及时地听取智库专家意见和建议的机制,一些对策往往失效于短视或情况掌握不明,使得一些相关工作总是难以提升水平。

  三、对南开区建立健全区级“法制智库”的建议

  1、根据南开区自身法制工作特点,灵活掌握市政府关于“法制智库”建设的指导思想,合理的扩充人员数量,有序的扩大征询范围。同时建立长效轮换机制,建立日常管理信息通报、绩效考评、个人诚信档案、保密档案等制度,作为政府法律顾问续聘、解聘的重要依据。从而形成能进能出、合理更新的选聘机制,使更多的智库人才能够发挥专长,服务于政府工作。

  2、政府专门机构和人员(或委托专业机构)适时开展一次系统的摸底调查,还可以依托其他多种调查方式,对“法制智库”人员的基本情况进行分门别类的细化统计,对其法律专业方向进行整合分类,形成大数据,并进行动态追踪。这样可以使得政府根据不同案件的不同需求,寻找不同的专业律师,有利于问题的实际解决。

  3、建立日常咨询机制,智库专家应该要积极参与重大行政决策的合法性论证、重要政府立法项目和规范性文件的研究论证、重要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的法律论证等工作;对重要经济项目、资产处置、涉及社会稳定的重要事项、重大突发事件进行法律论证;参与国内外重要合同、协议的审查、洽谈;代理诉讼和非诉法律事务,参与重要、疑难行政复议、行政应诉、仲裁案件的研究、论证等等。这些工作的流程中应该加入征询“法制智库”专家也就是政府法律顾问的环节。使“法制智库”的作用制度化、常态化。

  赵天竺系民建南开区委员会参政议政工作委员会主任、天津击水律师事务所副主任

天 津 南 开 区 政 协 版 权 所 有
技术支持:北方网